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点讯 > 正文

外媒:美国政治迎来决定性改变

2019/5/15 17:06:35 来源:靖江晚报

  外媒:美国政治迎来决定性改变

  责任编辑:杨宁昱

  核心提示:两大政党的对立更加尖锐起来。民众对政治的弱化感到失望,开始倾向于反权力集团。

  参考消息网11月18日报道 日本《东洋经济周刊》11月12日一期刊登题为《美国政治的变质是决定性的》一文。作者为东洋英和女学院大学客座教授中冈望。文章称,此次美国总统选举可以说是最不受欢迎的两位候选人之间的竞选。此次选举有可能成为美国政治的一个关键点,要对其加以解读,需要从历史角度对两大政党进行分析。

  两党意识形态斗争不断

  美国的政党是以意识形态为支柱的。讨厌强大的联邦政府、强调州政府权限和个人自由的联邦主义(现在的保守主义),和支持强大的中央集权政府、主张政府应积极参与经济和个人生活的自由主义,分别代表着不同政党的意识形态。自建国之初就持续不断的政党之争,以不同的形式延续至今。

  美国政治中,最大的转折点是大萧条后富兰克林·罗斯福实行的罗斯福新政。它主张政府干预、实行大政府,并成为战后政治的基本理念。但面对罗斯福新政的兴盛和共产主义国家的扩大,主张实行小政府和个人自由的保守主义运动兴起。强调基督教伦理的思潮也同时出现,催生了新的政治动向。

  保守主义的影响力得以扩大是在1970年左右,当时约翰逊总统的福利政策受挫,美国经济处于低迷状态。尼克松总统通过“南部战略”瓦解了作为民主党基础的南部地区,建立了新的共和党和保守派的支持基础。接着里根总统完成了保守革命,带领美国步入“新自由主义”的世界。民主党的克林顿总统放弃传统路线,奉行中右政策,放宽限制并实行均衡财政,还批准了《北美自由贸易协定》。美国带上了很深的新自由主义色彩。

  新自由主义是有利于金融资本和企业家、投资者等权力集团的意识形态,因此必然会导致贫富差距扩大。2008年的雷曼危机,使得新自由主义的缺陷一下子暴露出来,社会问题的严重性呈表面化。尽管如此,两大政党的对立却更加尖锐起来。民众对政治的弱化感到失望,开始倾向于反权力集团。2016年的总统选举,可以被视为发生在上述变化过程中的一个事件。

  “被遗忘人群”影响大选

  在此次总统选举中,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共同面对着“来自内部的背叛”。因新自由主义政策而被边缘化的人们发出了呼声。这些阶层所支持的,在共和党内是特朗普,在民主党内是桑德斯。这两位不出名的候选人改变了总统选举。

  文章称,直到最后一直支持特朗普的人,主要是南部地区低学历的白人蓝领保守阶层。他们以往都不去投票站投票,是共和党中“被遗忘的人”。奉行新自由主义的自由贸易政策,剥夺了他们的工作机会。另外,由于辛辛苦苦储存起来的养老金因雷曼危机而大大缩水,他们害怕跌落到社会最底层。尽管特朗普发表侮辱女性的言论,共和党负责人因此纷纷不再支持他,但上述白人蓝领阶层一直到最后还支持特朗普。那不光是因为他们被主张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的特朗普所吸引,也是因为他们不断被党内领导层抛弃,进而产生了不信任情绪。

  当然,共和党领导人不支持特朗普是有原因的。2012年的总统选举中,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惨败之后,全国委员会分析了败选原因。2013年3月发表的相关调查报告提出要转变路线,内容令人震撼。

  原本在1964年的总统选举中,戈德华特参议员代表共和党竞选,他大败之后,共和党放弃了党内的稳健派,而选择了走上“白人之党”的道路。也就是说,共和党变成了以白人基督教徒为最大支持基础的政党。当时,白人基督教徒占选民中的73%。得到这一阶层支持,是夺取政权的稳妥方式。然而2012年的惨败揭示了白人基督教徒的比例已降至57%的事实。据估计,这一趋势还将持续下去,2016年选举中,其所占比例为55%,2020年的选举中,其所占比例将进一步降至52%。另外,据估计到2050年白人将成为少数派,拉丁裔将占美国人口最大比例。

  调查报告称,“如果不在女性、拉丁裔等少数族裔和年轻人中扩大支持基础,共和党将来便不能赢得总统选举”,建议从“白人之党”转身。

  不过,特朗普在选举时提出了与上述建议完全相反的主张。他反复发表反移民、反拉丁裔的讲话,而为许多不满工作机会被剥夺的白人蓝领阶层代言,替认为非法移民带来了犯罪的保守派发声。特朗普通过强调“白人之党”的定位,获得了巨大支持。而且,从特朗普现象的持续发酵,可以看到权力阶层与“被遗忘人群”之间难以弥合的裂痕。

  美国政治结构面临转折

  文章称,民主党内也存在同样情况。不过与共和党不同的是,希拉里·克林顿是代表既得利益阶层的候选人。她在预选时被桑德斯穷追猛打,最终以在党纲中写入提高最低工资水平等办法换取桑德斯的支持。不过,桑德斯的支持者并没有改变反对希拉里的态度。

  支持桑德斯的人,与支持特朗普的人一样,是新自由主义政策与雷曼危机的牺牲品,是1980年以后出生的年轻人或中产以下的工人阶层。年轻人面临着大学学费高企、背负高昂求学贷款、遭遇失业等严酷现实。对他们而言,美国梦岂止难以实现,根本就不可能实现。他们高举着反金融资本主义的旗帜,参加到“占领华尔街”运动中。此外,在美国社会被视为禁忌的社会主义也开始得到支持。

  一直支持民主党的工人阶级也是自由贸易政策的牺牲品。他们所倚重的工会组织,在国际化进程中日益衰退。他们强烈感觉到被民主党背叛,于是加快了倒戈行动。希拉里在竞选期间表明反对《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》(TPP)的态度,大概也是因为觉察到了这一阶层的不满情绪。即便如此,民主党支持群体中也没有广泛出现期待“首位女总统诞生”的热烈气氛。民主党组织内部也存在着很大分歧。

  选举结束后,美国两大政党都面临着把分裂的组织重新团结起来的严峻课题。可以料想,共和党内支持特朗普的人,会越来越反对党内的负责人。要重振党组织,需要解决以下问题,即如何接受特朗普主张的反移民政策、反自由贸易政策等违反党的基本方针的政策。

  另一方面,民主党又该如何面对桑德斯所倡导的社会主义革命的支持者呢?他们当中有了打算放弃民主党而支持第三政党的动向。还有,如何重新赢得中产以下工人阶层的支持,也是一个课题。仅仅依靠简单沿袭以往的政策,不能消除支持者的不满。

  此次总统选举也许凸显了两大政党制度的局限性,美国社会中,人们的价值观、种族构成都在呈多元化发展,对第三大政党诞生的呼声将日益增强。

  两位总统候选人在竞选期间都承诺反对TPP。共和党由于历来都支持自由贸易,在国会中应该会为如何解决TPP问题而煞费苦心。缩小收入差距问题也亟待解决。此次总统选举意味着新自由主义走向终结,也许会成为美国政治历史的转折点。
相关阅读:
催乳师培训 http://www.bjyyb.com/